“我想清清白白離開人間”_ 湖南快3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網站首頁    
湖南快3 首頁
站內搜索
您的位置: 首頁 >> 思潮頻道 >> 反思 >> 正文
分享到:
“我想清清白白離開人間”
2020-09-07           作者: 趣事大百科

原標題:54年後,8名“受害”女生為“強奸犯”老師作證:沒有的事! 

大多數時候,汪康夫並不喜歡與人交流,除了清晨6點去打理菜園,平日裏很少出門。他住在江西吉安市永新縣高溪鄉石市村,村中有一方祠堂,村民們常聚集在那聊天、打牌。他沒有去過,偶爾路過也隻是遠遠望一眼,又轉身慢慢踱回家。

隻有說起身上背負了54年的強奸案時,他才會提起興致,耐心地道出自己的憤怒與無奈。因為身上一直背負著“強奸犯”“勞改犯”的罪名,他忌憚與人交好,害怕影響他人,“別人以為我的清高,其實我是自卑”。與人交談時,汪康夫總是不急不緩,即使說到自己的冤屈,聲調也不會有太多變化。

一切源於1966年5月16日,他在宿舍被工作組的人抓走。五個月後,蓮花縣法院下達判決書:被告人汪康夫強奸少女學生2名,猥褻少女學生10名,判處有期徒刑10年,以資改造。

隨後,24歲的他在鄱陽湖勞改農場度過了人生黃金十年。1978年,勞改釋放兩年後,汪康夫開始向各級法院寫申訴信伸冤,如今已是第42個年頭。

但在汪康夫勞改期間,判決書裏記錄的這些“被害”女生並不清楚自己與汪老師被抓走有關。2016年,當年的“受害者”女生也陸續站了出來,回憶並寫下當年的經曆,證明汪康夫所謂的強奸“都是沒有的事”。

2020年5月27日,江西省檢察院通知汪康夫稱依法受理他的申訴,承諾三月內給他答複。而7月28日,一紙以“案卷調取不到”為由的《中止審查通知書》又讓汪康夫希望破滅,害怕“中止”實際上就是“終止”,“我的人生還能被中止幾年?”。

8月26日,檢察官助理告訴他,案卷在2016年已調到江西省人民法院,但最近一段時間,負責此案的法官因眼睛患病正在住院,“案卷材料保存在他(她)的保險櫃裏,其他人不方便取出。”電話那頭也承諾,檢察院將繼續跟進此案。

堆在桌角的申訴信已近半米高,他還在家中焦急又無奈地等待著。除了字字斟酌,一再修改申訴信寄出,別無他法。大半輩子都在為平反奔忙,汪康夫的餘生隻有這一個心願:清清白白地離開人間。

汪康夫坐在自己的申訴材料前

【1】“我沒有強奸女學生”

1959年,初中剛畢業的汪康夫被分配到江西蓮花縣琴水小學教書。因為政治成分不好,他在工作中小心翼翼,避免犯錯,害怕造成“階級錯誤”。

五年後,汪康夫接手四年級一班,擔任班主任。那是全校最優秀的班級,流動紅旗長期掛在教室裏。彼時,他比學生大不了幾歲,和學生們打成一片,帶他們去遊泳、砍竹子,這些行為日後都成為他強奸猥褻女學生的依據。

1966年5月16日深夜十點左右,汪康夫一個人在學校宿舍裏批改作業。一位社教工作組成員帶著幾個人推門進來,直接將他帶到了公安局。最初,他本能地感到害怕,但轉念一想,心中又坦然了幾分,“我知道自己沒犯什麽事,等警察第二天到學校調查學生就明白了”。

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十幾年。直到釋放後請律師幫他從法院調取案卷查看,他才知道後來的取證並未由警察進行。兩位女老師受工作組委托,找學生談話,寫下兩份《關於汪康夫強奸女學生的調查報告》,再加上社教工作組的總結。這三份材料就是他案卷材料裏所有的“定罪證據”。

汪康夫記得自己從未認罪,在宣判筆錄中,他寫的也是“我沒有強奸女學生”。最終,法官認定他“態度極其不老實,抗拒交代”,判處十年有期徒刑,到鄱陽湖勞改農場改造。

【2】“這樣清高的人怎麽會做這麽卑鄙的事”

“他一直將我們班帶得很好”,盡管過去50多年,班長李利元還能回憶起汪老師教學能力強,寫得一手漂亮的粉筆字,乒乓球也打得不錯,“別的老師打贏了都會大喊大叫,但他不會,還是那樣安靜地站著。”

李利元一直很崇拜這位儒雅清高的老師。升入六年級後,汪康夫不再帶他們班,他還常常去找老師聊聊班上的情況,也將自己寫的稿子給汪老師修改。一天,他如往常一樣爬上教師宿舍二樓,剛到樓梯口,曾與汪老師同宿舍的郭誌彪老師叫住他,“汪老師不在,他出差去了。”

他等了三四天,還是不見汪老師蹤影。校園裏也開始流傳一些小道消息:汪老師因為跟班上女生有不正當關係被抓走了。

震驚之餘,李利元內心也十分矛盾。他深信警察不會抓錯人,但又難以接受事實,“我真的覺得不可思議,怎麽這麽看不透,這樣清高的人怎麽會做這麽卑鄙的事”。

但他從未懷疑過調查結果,不得不相信汪老師的確犯了罪,也從此與汪老師失去聯係。後來,他曾聽說有一位姓汪的人給他寫信,當時他正在生病住院,出院後再去找信時已經找不到了。他覺得來信的人就是汪老師,但沒找到也就放棄了。

【3】“被害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害人,你說這冤不冤”

汪康夫也不太記得寫給李利元的信裏寫了些什麽,那時他已經勞改出來兩年,剛開始申訴。

剛釋放時,汪康夫還沒起過申訴念頭,對前景也不樂觀:其他更大的案子都還沒有平反。1978年,他在廣播裏聽到全國在平反文革期間的冤假錯案,想著自己可能也有機會,便托法律顧問處的人幫他去法院案卷,那人告訴他:“小夥子,你放心搞,證據材料不足,平反大有可望”。

幾天後,他去蓮花縣法院詢問,工作人員卻回複說:“平反的都是政治案件,你這是刑事案件。”他又進一步詢問判案證據是什麽,工作人員一時說不出所以然,匆匆回複:“判決書就是證據”。

他覺得荒唐,寫信給當年兩位“被強奸”的女生詢問情況。一位回信稱“接到你的來信,我感到非常奇怪,不知道誰把這件事搞到我頭上。”另一位則說:“如果說你強奸我,實在是冤枉、冤枉、大冤枉。”

汪康夫清楚地記得這兩句話,在後來的申訴中反複提及。“我坐了十年牢出來,居然被害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害人,你說這冤不冤?”他開始四處奔走申訴,將這兩封回信拿給法院和檢察院看。

當時他在石市村小學當代課老師,一個月工資隻有30元,主要收入還是靠務農。他在河邊種了幾畝地,又孵小鴨、養泥鰍,妻子周三英則負責出去售賣。賣菜收入不穩定,而家中孩子都在上學,周三英隻能去找鄰居借錢,沒過多久就四處碰壁。但一旦攢下一些錢,汪康夫就會乘車去法院,再找附近最便宜的旅館住下,隔天回家。

小女兒汪珍珍回憶,父親一直對自己關心甚少,總是在忙自己的事,“甚至覺得他有點自私”。小時候,她半夜三點醒來看見父親還坐在桌子前寫信,滿屋子嗆人的煙味。

申訴信的主要內容大致相同,但汪康夫一直堅持手寫,花好幾天構思好再動筆。他不明白為什麽寄出去那麽多信總是沒有回應,以為是自己說得不夠清楚。即使到現在,他還要反複斟酌,每次再改動幾個字,“也許這樣說,他們就能回複我了。”

多年申訴,他得到過兩次回應。1986年,吉安中院複查後認為“原一、二審判決認定的犯罪事實是經過反複查證核實的”,而女同學的回信是他“串通所為”,證據無效,從而駁回申訴。

第二次是1999年,蓮花縣此時已由吉安市劃歸萍鄉市管轄。江西省高院將此案轉交萍鄉中院受理,但萍鄉中院的回複與吉安中院幾近相同,依舊認定汪康夫“串通被害人否認原檢舉”,駁回申訴。2004年,萍鄉中院又回複稱“本院不是終審法院,無該案管轄權”,讓汪康夫去找吉安中院。但吉安中院稱已給出答複,“兜兜轉轉又回到原地”他無奈道。

之後,汪康夫決定集中向省檢察院和高院申訴,這一等又是二十年過去。回憶自己這42年伸冤路,他說不出最失望是什麽時候,“好像一直都處在低穀中,沒什麽高興的事”。

汪康夫從未正式向兒女們提起這樁案件和自己的申訴,但汪珍珍還是能感知到一些蛛絲馬跡。曾經自家與鄰居因瑣事爭吵了幾句,鄰居一說到“你這個勞改犯想想自己的身份”,父親就不再言語。

起初,汪珍珍並不理解父親對於申訴的執著,跟著家人們一起勸他,“不要著急,這件事是要看機緣的”。汪康夫更急了,“你們都放下了,唯獨我放不下。”

後來汪珍珍大學畢業進入社會,感受到個人力量的渺小,逐漸理解了父親的不易,“一輩子都在為這件事奔波卻還沒有個結果。”近幾年,她看到一些媒體報道冤案當事人的一生,內心觸動,“人生最好的十年都在監獄裏度過,我想想都很難過,但父親從來沒有跟我們說過這些心理感受。”

幾天前,汪康夫在菜園裏被圍牆上掉下的轉頭砸中右腳,鮮血直流。他沒有告訴家人,一個人忍著疼痛去衛生室處理幹淨。“我的韌性是很強的”,一如這麽多年來孤獨的申訴,他習慣自己處理所有事,不讓家人擔心。

汪康夫寄出申訴信的收據

【4】“事實勝於雄辯,沒有就是沒有”

2016年,李利元偶然看到江西電視台的報道,才知道汪老師這樁案子確有蹊蹺。當時汪老師已經為平反奔走了近四十年,他心中複雜,“可能老師真的沒有做過那樣的事”。

去年冬天,李利元回蓮花縣祭祖,在祠堂裏偶遇了小學同學李新恩。李新恩原本與汪老師並不相熟,但聽班長說起這件事,心中觸動,覺得“事實勝於雄辯,沒有就是沒有。如果汪老師真的是被冤入獄,希望能為他做些什麽”。第二天,他找到李利元,說自己熟悉縣城,可以帶著他去找這些“被害女生”問清楚當年的真相。

李新恩騎電動車載著李利元在蓮花縣奔走,找到了還在此地居住的七位“受害女生”,並電話聯係了一位“被強奸”的女生。一些人不太記得當年具體的細節,但稱自己與汪老師隻是普通的師生關係,強奸、猥褻這些都是沒有的事,寫下的證明材料也是“被老師逼的”。

受害者之一劉淑芬接受記者采訪時說,自己小學時曾被一位女老師反鎖在房間裏兩個小時,讓她寫有關汪老師的材料。她寫不出,就連續被關了好幾天,每天很晚才回家,從此留下心理陰影,害怕被人再次關起來。

另一位被汪老師“猥褻”的女生李蓮新還能回憶起一些細節。她被曹靜安老師叫去辦公室,一進門,老師讓她交代“汪老師對你做了什麽”,她不知道說什麽,就被關了一整節課。後來她在辦公桌上瞥到幾張字寫得歪歪扭扭的檢舉信,就照抄了幾句,大意是“汪老師強奸了我”。被放出來後,她和朋友李花清說起此事,沒想到李花清也被叫去談話了。她們想著,之後警察來調查時再說明沒有此事,但是一直都沒有等來警察。

沒過多久,她們六年級畢業,各自走入不同的人生軌道。大多數被叫去談話的女生並沒有將此事與汪老師被抓聯係起來,直到這次同學來找她們,才知道汪老師因為強奸罪被判了十年。

但當李利元和李新恩將這些“證據”交到老師手中時,汪康夫委婉地拒絕了。曾經去信詢問被害女生時被吉安中院認定為串供,汪康夫就不再敢跟當事人有什麽聯係。如今,李利元也不知道還能再幫老師做些什麽,隻能期待著司法有一天能還老師清白。

汪康夫和妻子周三英

【5】“我想清清白白離開人間”

汪珍珍很少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5月底,父親突然打來電話,語氣激動地告訴她,江西省檢察院受理了他的申訴,並承諾在三個月內作出答複。全家人都為此高興不已,距離上一次吉安中院的複查已過去二三十年,父親大半輩子的堅持終於有了眉目。

首頁上一頁12下一頁尾頁
責任編輯: 蔚 藍 文章來源: sohu.com
免責申明】 【打印文章
 相關文章:
[更 多]
 
最新新聞
“我想清清白白離開人間”
鶴崗“白菜房價”再調查:購房熱已
你知道麽,正史不一定比野史更真實
首次公布中國核彈數量 五角大樓給
個人破產製 讓誠而不幸的人再次出
為什麽說夏朝存在了470年?專家:
兩份報告直指中國,美國海軍又要擴
熱門TOP
“我想清清白白離開人間”
文革武漢慘案:造反派組織橫渡長江
影響中國法治進程的十大刑案,願世
胡適:中國人要敢於承認自己文化的
1966年:“文化大革命”十年內亂開
揭秘!為什麽很多教授在文革平反後
一些道德失範現象引發全社會廣泛關
     
精彩推薦

兩份報告直指中國,美國海軍又要擴

九部門發文!“蓋房子”將有巨變

  
|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網站地圖 |
·主辦: 湖南快3 網絡信息中心 旌華傳媒
·官方門戶: 湖南快3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網址: www.jimuqiang.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權所有: 湖南快3 網絡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備案許可: 鄂ICP備1500532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