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_ 湖南快3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網站首頁    
湖南快3 首頁
站內搜索
您的位置: 首頁 >> 大國興衰 >> 美利堅 >> 正文
分享到: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2020-09-09           作者: 啟蒙時代的餘孽

超越曆史故事表麵,從宏觀的社會視野來討論事件發生的深層原因

更多文章盡在“啟蒙時代的餘孽”,喜歡就點個讚、加個關注吧!


並不溫和的美國革命

1770年3月5日,北美殖民地的重要港口城市——波士頓度過了一個不平凡的血腥夜晚。波士頓人手持棍棒和尖刀,尋找落單的英國士兵,而英國士兵則聚集在一起防止自己受到市民的殺害,有些士兵過於緊張,還主動毆打了一位前來挑釁的牡蠣商人。

雙方拿著武器,嚴陣以待,小衝突不斷在城市裏發生,市民們拿起雪球和石塊,扔向英軍和支持英軍的商人店鋪,而英軍則以火槍對市民發出威脅,不過直到此時,仍沒有人開槍。

英軍與波士頓人之間的緊張局勢因何而起?這還要從1763年結束的七年戰爭說起。

這場戰爭由普魯士入侵薩克森而起,英、法、奧、俄等國紛紛卷入。七年戰爭的海外戰場主要由英、法之間的戰爭組成。這次戰爭中英國雖然獲取大量殖民地,但卻欠下一筆天文數字貸款。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為了償還貸款,從1765年開始英國政府就不斷向北美殖民地加稅,引發殖民地的不滿。北美人用毆打、驅逐征稅官的方式進行抗稅,商人們聯合起來進行抵製英貨運動。英國政府也還以顏色,於1768年派出大量軍隊在波士頓駐軍。英國軍隊常常騷擾波士頓市民,也常常有士兵與波士頓工人搶工作,矛盾一點點積累,直到1770年爆發。

衝突從傍晚而起一直持續到9點也沒結束。教堂鍾聲敲響,更多的市民拿著武器聚集到市中心不斷向著政府機關以及英國軍隊挑釁。眼看局麵越來越嚴峻,上尉普雷斯頓出現在人們麵前維持秩序。在他正在勸說人群盡快疏散時,一位士兵被雪球擊倒在地,令他下意識地扣動了扳機。

這一槍沒有擊中任何人,但卻引發了市民們極大的混亂。他們開始揮舞著武器攻擊士兵,而士兵們也以自衛為名義向人群開槍。普雷斯頓試圖要求士兵停止射擊,但槍聲與呼喊聲蓋過了他的命令聲,他本人也被市民們打了幾棍子。

 

待到普林斯頓終於讓士兵們停止開槍之後,他們已經進行了幾輪射擊。雪地上已經多了三具屍體,兩人重傷(不久後他們也死去),七人受了輕傷。第二天,英軍襲擊市民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波士頓。

這次事件就是美國曆史上著名的“波士頓大屠殺”事件。有意思的是,不管是當時的北美殖民地居民,還是現代的美國人,在敘述這次事件的時候,都會無意之間將英軍描寫為殺人狂魔,同時將波士頓市民們描寫為手無寸鐵、熱愛和平的群眾

當時的一副版畫就可以看出美國人的態度: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在圖中,市民們沒有持有武器,而且全部是男性白人紳士。而實際上,參與此次事件的市民包含各種階級與種族,5個死者之中有一位混血原農奴、一位皮褲工人與一位年輕學徒,而版畫中卻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波士頓大屠殺被美國人視為美國革命的重要促發事件,這種“全副武裝的英軍殘害手無寸鐵的平民”的場景被廣泛應用於整個美國革命的記憶與宣傳之中。在戰爭時期,美國人的大量小冊子就包含英軍對村落進行洗劫、虐待俘虜的宣傳。在這種敘述模式中,英軍代表了暴力,而革命者則代表了勇氣與正義。

然而正如我們在波士頓大屠殺之中看到的那樣,波士頓市民們同樣也是使用暴力的一方,他們持有武器聚在一起,不斷用石頭攻擊英軍。在波士頓大屠殺之後,士兵們被告上法庭,殖民地的知名律師約翰·亞當斯為他們辯護。日後,亞當斯成為了革命者,但即使如此,他還是日記中寫下:“這是我一生中最勇敢、最無私、最具英雄氣概的一樁偉業。”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實際上,如果我們把目光拉到整個美國革命,會發現使用暴力的不僅僅是英軍,革命者也是暴力的實踐者。

而暴力的承受者與革命者一樣,都是殖民地的居民,隻不過在這場戰爭的某一時段,他們因各種各樣的原因對革命中的作法頗有微詞。他們被稱之為“效忠派”,也就是“親英派”。在本文中,餘孽君將以親英派為視角,來看待美國革命中的暴力行為。

“親英派”:涵蓋各種群體的“賣國者”

1775年,在波士頓大屠殺中為士兵做辯護的律師約翰·亞當斯(他後來成為美國第二任總統)來到費城參加參加大陸會議。這次會議的參與者由十三州殖民地的代表們組成,他們討論的內容主要有兩點,第一是組建一支用以自衛的正規軍,並由喬治·華盛頓負責指揮;第二是共同決定十三州殖民地要不要擺脫英國的控製,獨立建國。

在討論第二個問題的過程中,支持獨立的亞當斯遺憾地發現,全場隻有三分之一的人是獨立派,而其他三分之二的人(其中包括賓夕法尼亞的大人物約翰·迪金森)則反對獨立。這些反對獨立的人就是我們在本文中要討論的群體:親英派。當時的人們將他們稱為“效忠派”或“托利黨人”。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1775年的大陸會議

美國革命中的親英派主要由四種人組成:第一、包括殖民地總督及下屬、稅務官在內的殖民地官僚,他們在殖民地的地位與特權皆來自於英國政府的授意,因此反對獨立;第二、自耕農或佃農,英國新征的稅種與他們無關,而且他們希望英軍能打擊大地主;

第三、聖公會教徒。聖公會是英國國教,而革命者則要求宗教自由,這令聖公會教徒更傾向於英國政府;第四、進行殖民地與英國本土間貿易的商人,為了貿易的安穩進行,他們希望英國和殖民地之間保持和平。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波士頓屠殺發生時的馬薩諸塞總督托馬斯·哈欽森就是著名的親英派

在革命者的小冊子、演講詞、宣傳單之中,效忠派經常被描述成一些吃裏扒外的反麵角色,相當於“美奸”、“賣國賊”,而與此同時,革命者則以愛國者(patriot)進行自我定位,與親英派形成鮮明的對比。

革命者常常指責親英派的行動破壞了殖民地的團結:在其他人抵製英貨的時候,商人們繼續售賣從英國進口的商品;在革命者們遊行反對英國的新征稅種時,親英派報紙則發布文章將革命者稱之為暴民;更重要的是,在戰爭期間,後方的親英派經常撰寫小冊子陳說繼續留在英帝國中的好處,還有一部分人加入了英國軍隊,向自己的同胞開槍。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革命者對親英派的很多指責都是有根據的,但他們犯了一個錯誤:過度擴大親英派的範圍。很多人並非擁護英國的統治,甚至是英帝國稅收政策的反對者,曾在反對印花稅和糖稅的過程中立下了汗馬功勞,例如在大陸會議中反對獨立的約翰·迪金森,他試圖以法學理論來說明英國無權征稅。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在革命前夕,這批人認為殖民地的實力還不足以與英國對抗,或是寄希望於向英國議會派出代表,說服他們取消賦稅,因此反對立刻獨立,但他們卻因此被扣上了親英派的帽子。

還有一些人是對於革命中的暴力行為不滿的旁觀者,他們以大學學生與老師、報社主編或是老人為主,而他們也被當成親英派,因為他們站出來要求革命者采取較為溫和的措施,這被當成破壞革命激情的行為。

另外一批人則是純粹的和平主義者,他們不願進行任何形式的戰爭,因為這會破壞他們的平靜生活。

在戰爭之中向著同胞開槍、進行間諜活動的真正親英派們自然應該得到應有的懲罰。但遺憾的是,美國革命裏受到暴力對待的人中,很大一批都是被革命者們錯認為親英派的那些人。他們並不想殘害同胞,也不願擁護英國的統治,但隻是因為他們的思想與行動與其他人不同,便被扣上“賣國賊”的帽子加以批判。

針對親英派的暴力:柏油、羽毛與安全委員會

波士頓屠殺四年後的1774年的冬天,波士頓再次出現了影響全城的暴力事件。一位51歲的海關公務員約翰1馬爾克斯因在走路時被雪橇撞到而與雪橇的主人發生爭執。當一位名叫修斯的鞋匠來勸架使,馬爾克斯揮舞起拐杖將他打暈。這本來隻是場私人糾紛,但馬爾克斯的敏感身份使得市民們將其看作一次政治事件。

在擔任海關人員前,馬爾克斯曾是英國的海軍上將,並參加過七年戰爭北美戰場的作戰。戰爭退役之後,馬爾克斯曾欠下一屁股債,還因偽造賬目而被捕。後來他曾擔任審計官,但因嚴重瀆職而被停職。1771年,他參與了鎮壓北卡羅來納抗稅運動的行動。劣跡斑斑的馬爾克斯被市民們當成英帝國體製下的既得利益者,因此,他隨意毆打別人的意義也被無限放大。

馬爾克斯事件的畫作

為了懲罰這個無恥的親英派,群眾將他的衣服扒光,將加熱至液態的柏油澆到他的身上,可以想象這個過程有多麽痛苦。接著施虐者們將自家的枕頭拆開,將羽毛黏在他的身上,並將沾滿了柏油和羽毛的馬爾克斯綁到車子上,在整個波士頓城裏遊街示眾。在這個過程中,圍觀群眾不斷毆打著他,並命令他說出辱罵英國國王和官員的話。

這種針對親英派的私刑在美國革命時或是前夕十分常見。當群眾進行抗稅運動的時候,往往會把前來收稅的殖民地官員處以同樣的懲罰。受刑者不但需要忍受滾燙柏油的燒灼,還要麵臨侮辱與毆打。最重要的是,在羽毛刑結束後,羽毛往往會黏在身上,如果想把它們全部拔下來,就必然會連皮帶肉撕下一大塊、受刑者往往會留下一身將伴隨其終生的傷疤。

 

1775年開始,倫敦的大量報社開始通過文章、畫作等方式展現北美革命者們的暴行。其中一部分可能是英國人對革命者的汙蔑,但其中很多則確實發生在北美大路上。英國報紙上描繪了許多私刑,除了羽毛刑之外,還包括讓受刑者跨在欄杆上遊街示眾;脫下衣服被扔石頭或雞蛋;

有時親英派還被強迫一口吞下滾燙的茶——由於英國法律授予東印度公司壟斷茶葉貿易的權利,茶已經被革命者們視為英國暴政的標誌,尤其是在波士頓傾茶事件之後。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很多受害者並不擁護英國的鎮壓政策,但他們卻因各種各樣的原因被當成親英派,並被施以暴力對待。1775年,紐約的出版商詹姆斯·利文頓的報社被暴徒們砸爛,因為他在一期報紙中發文指責革命者們通過暴力幹涉言論自由,即使這位出版商也負責印刷革命傳單(他堅持新聞自由原則,反對任何暴政。)這場暴亂被後來的財政部長漢密爾頓記錄下來,終其一生,漢密爾頓都致力於反對過度民主。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國“親英派”

 

很多聖公會的牧師也遭了殃。康涅狄格州的一位牧師在參加葬禮時遭遇伏擊,差點被殺死,他的女兒則不斷被暴徒們騷擾。曼斯菲爾德牧師對大陸會議發表不敬的言論,因此遭到了唾罵,他不得不將孩子留在友人那裏,自己進行逃亡。比奇牧師拒絕了其他人要求他不再為國王禱告,結果被人威脅要割掉舌頭。

為了搜索出更多親英派並施以懲罰,戰爭爆發後各個地區都建立了安全委員會。安全委員會由當地愛國者組成,其成員鼓勵鄰居們相互進行匿名舉報,然後由委員會搜查證據,並進行審判。與此同時,安全委員會還致力於檢查各個商家的賬本,以確認他們是否一直在抵製英貨。

對於被視為親英派的人,安全委員會雖然很少處於肉刑,但會對他們進行羞辱,並說服社區居民不再接納他,從而用這種方式強迫親英派背井離鄉。對於群眾實行的暴力行為,很少有安全委員會會製止,因為委員會的運作正來源於群眾的支持。在這一係列政策之下,大量既反對英國暴政又反對非理性行為的人被視為“親英派”,並被施加暴力。

結語:暴力與擴大化

仔細觀察美國革命中針對親英派的暴力行為,可能不少人會覺得,這場光輝的革命背後竟然隱藏了這麽多黑暗之處,這簡直不像是一批經曆了啟蒙教育、信奉人權與自由的紳士們幹出的事。但是,本文的目的並不是顛覆大家對於美國革命的認識,而是想說,在一切特殊狀態下,集體的暴力與汙名化行動都會魚貫而出,做出一些非理性的惡行。

當一個共同體的生存麵臨著外部威脅的時候,共同體中的所有人都會被一種恐怖行為所支配。在這種時候,不管共同體的價值觀多麽崇尚自由與理性,人們都會無意識地做出一些集體性的暴力行為,來掃除共同體內部的“壞分子”,保障共同體能更好的處理外部的威脅

 

但是,這種傾向會產生一個副作用:當外部威脅不斷加大的時候,人們的焦慮就會增大,這個時候,一切集體行動都會朝著極端非理性的方向發展,變成一種感情宣泄。不僅集體暴力行為的力度會加大,還會擴大化,將一些並不會威脅共同體團結的人也納入暴力範圍之中,就像我們在本文中看到的出版商、和平主義者和牧師那樣。

首頁上一頁12下一頁尾頁
責任編輯: 蔚 藍 文章來源:
免責申明】 【打印文章
 相關文章:
[更 多]
 
最新新聞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
遼寧阜新:“白菜價”房源折射下的
美國“數字鐵幕”降臨,華為芯片斷
直20尾梁為何要設計得這麽難看?為
“小米創始人”雷軍的30年隱秘暴富
“侵害我女兒的人,我絕不放過,哪
“我想清清白白離開人間”
熱門TOP
美國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
美國內戰中的戰旗手:戰場上已經沒
美國人的餐桌,沒幾個菜
英國和美國,“哥倆好”的背後有著
戴維斯在他的第一次就職演說中,反
曆史中的美國第二修正案
它用兩百年時間征服了美國人
     
精彩推薦

兩份報告直指中國,美國海軍又要擴

九部門發文!“蓋房子”將有巨變

  
|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網站地圖 |
·主辦: 湖南快3 網絡信息中心 旌華傳媒
·官方門戶: 湖南快3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網址: www.jimuqiang.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權所有: 湖南快3 網絡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備案許可: 鄂ICP備15005328號